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3:饕餮之欲

 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兰花哥给我的,不仅有工资卡上令人满意的数字,还有一样,就是男人的自信心。

都说人比人,气死人;可这话,其实也能反过来说,人比人,美死人。兰花哥,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。本来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直男界中的娘娘腔,可和兰花哥一比,自己的形象顿时变得高大伟岸起来。
有了钱,有了自信,接下来还会有什么?不说,你也能猜到了。没多久,我就成功撩到了一个妹子。再后来,两人以坐火箭的速度,进入了那个阶段。

有一次临时加班,本来预计要熬夜的,哪知道运气好,提前做完了事情。本来想回去,但下半身不答应,于是决定去找女友降降火。

哪知道,却遭遇了坏事成双的待遇。当时,我直奔女友的闺房,想让她知道什么叫男人的雄风?可没想到,男人的雄风没让她见到,反倒让我见识到,什么叫女人的骚风!

轻手轻脚地用钥匙开门后,我就感觉不妙。就像是肥皂剧里出现的情节,眼前先是一条男人的裤子,然后是女人的裙子,走几步,接着是女人的胸罩,最后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内裤。看到这里,我顿时明白,悲催了!

当时,我脑海里想起了另一件事。有一次摔了一跤,把脚给扭了,在家里躺了几天。有一天,那骚娘们就扭着腰肢问我:“帅哥,最近脚好点了没有?要是你老婆去偷汉子,能不能用跑的去追?”

当时就想把这娘们掐死了!还以为是打趣的话,如今想来,在老子“不能用跑的去追”那段时间里,那骚娘们肯定是跑得飞快,在各大情夫之间搞串联。一想到绿帽子都戴得天荒地老了,老子心里就直冒火。

把那三八和奸夫堵在床上后,我大讲特讲那三八有多龌龊,包括强迫我穿高跟鞋和蕾丝内裤,扮成人妖来勾引她,诸如此类的事。把那个可怜的男人讲得一愣一愣后,我抱拳道贺:“老衲衷心恭喜道友,这骚尼姑以后归你了!要是被传染了花柳病之类的,你应该看得懂电线杆上的广告吧?别怕,最多就得个艾滋病啥的,或者梅毒恶化变癌。没事,你的兄弟挺壮观的,就算得癌切掉一半,应该也能凑合着用。祝你好运,拜拜!”

我算好时间,赶紧冲出门,果然门一关上,便有高跟鞋砸在上面的巨响。接着,是男人的怒吼,和女人的哭叫。不过,这一切都跟我无关了。

回到家里,之后一段时间,我开始暴饮暴食。这也是一种发泄,尽管我和那个女人,其实也没什么爱情,无非就是无聊,凑在一起,像一对狗男女那样矫情着。

不过,被人劈腿,这在男人来说,实在是奇耻大辱,所以心里才有些愤愤不平。

有一回,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,兰花哥叹着气说:“哎,本来想劝你看开点,女人到处都有,骚女人更是满大街都是。不过看你这样子,也用不着我劝,起码没伤心得吃不下睡不着。不过,你的样子,倒让我想起了一样东西——饕餮!”

对于这玩意儿,我当然也听过。对于喜欢恐怖故事的来说,多少听过这家伙的大名。饕餮是一种上古神兽,据说是恶兽,贪食无比,什么都往肚子里塞。不过,如今的我,实在也没立场去嫌弃饕餮老兄了。

兰花哥发出“啧啧”的嫌弃声,说我这德性和饕餮有得一比!接着,他又说:“不过呀,你就算能和饕餮比,也是和下等的饕餮比!饕餮贪食,不过一般的是贪吃,高等一点也贪吃,但吃的东西却不一样。”

兰花哥说完,接着讲了一个故事:

自从来一间小诊所工作后,叶云总觉得这里处处透着诡异。诊所规模很小,看病的人也不多,但林军一人身兼医生和护士两职,还是有点忙不过来,所以委托人才市场招聘。专科毕业的叶云在求职大军中屡屡败北,见了招聘启事,赶过来面试,没
想到运气不错,简单的交谈后,林军便让她马上来上班。

刚上班那几天,叶云便觉得有点不对劲。病人来的时候都是一脸的焦急和痛苦,可林军似乎有妙手回春的本事,没几次便能让病人痊愈。照理说,病人该千恩万谢才是。可每个痊愈的病人,走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冷漠,连一句“谢谢”也不曾说。

林军倒也不介意,每次治好病人,总能见他的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红晕,看起来特别满足和享受。久而久之,叶云发现,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来自于林军。每次靠近他,叶云总不由自主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,这让她有些不解。

这天,诊所来了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,用丝巾将头包得严严实实,还戴着一副大墨镜,整张脸只露出一张嘴巴。林军的医术高超,远近闻名,因此倒也有些贵太太和小明星三不五时地出现在诊所。叶云早就司空见惯,带着贵妇到林军的诊室。

贵妇进去后,叶云悄悄退了出来,轻轻带上了门。她虽然没来多久,也已经知道林军看病有个规矩,除了病人和他自己,其他任何人包括护士都不得在场。林军曾解释,说他用的是祖上秘传的医术,不想外泄。叶云本有点不相信,后来见林军用药如神,病人往往只来一次便能痊愈,便也就相信林军的解释了。

可大概半个小时后,一个年轻男人背着一名老婆婆冲进诊所,一进来就大声嚷着:“快点叫医生,我妈肠胃炎发作,大出血了!”

事情紧急,叶云连忙帮着年轻男子,把老婆婆放在病床上,接着冲进诊室,想让林军赶紧出来。可当她推开门时,眼前的一幕却令她惊呆了。贵妇正在病床上,面朝上,眼神呆滞,胸口的领子敞开着。贵妇酥胸半露,细白的嫩肉上,插满了长长短短的银针,令人看着触目惊心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每根银针和皮肤的接合处,都冒出一缕若有若无的青烟。丝丝缕缕的青烟袅袅而上,不约而同地从林军的鼻腔钻入。

而此时的林军,双目微闭,随着缕缕青烟的吸入,两颊出现了红晕,神色极为陶醉。门口的叶云顿时看呆了。这时,林军突然睁开眼睛,看到叶云站在门口,顿时怒喝:“谁让你进来的,滚出去!”

林军给人的印象,一向是个谦谦君子,温和体贴。叶云从没见他发过脾气,不禁吓得往后一退,赶紧将门关上。过了一会儿,门外的叶云才战战兢兢地说:“医生,这会儿来了个急诊,肠胃大出血。我刚才急昏了头,这才没敲门就冲进去。”

等了一会儿,门里没有动静。叶云有些耐不住,正想再问问,门突然开了。林军站在门口,脸色有些愠怒,瞪了叶云一眼,便小跑着去替外面的老婆婆诊治。诊室里,贵妇早已穿戴整齐,款款而出。见叶云呆呆站着,贵妇打了个呵欠,满脸疲倦地说:“怎么回事,刚才一躺着,马上就睡着了!不过,你们这里的医生当真名不虚传,才这么一会儿,我就感觉比来的时候好多了!”

忙了一个上午,老婆婆总算有惊无险。送走了年轻男子和老婆婆,林军笑着对叶云道歉:“不好意思,刚才吓到你了吧?我家是祖传的中医,尽管颇为灵验,但诊治时却有些吓人,这也是我不愿有第三者在旁边的缘故。”

叶云忙说不要紧,又问贵妇得了什么病?林军说:“一个字:贪!别看她一身贵气,其实不过是有钱人的小三。想扶正,想得子,成天贪图不是自己的东西,一腔欲望集于心中,无处发泄,以致成了心疾,整天心悸心痛,在别的医院医治无效。我不过是下针,将其贪欲引出来,心病自然不药而愈。”

这话若是出自别人的口中,叶云肯定将对方当成神棍或江湖骗子。下针引贪欲,这话别说西医听了觉得荒唐,就算在中医的耳中,也是闻所未闻。问题是,林军的医术是她亲自见识过的,虽觉有些不靠谱,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传秘方,也许是自己孤陋寡闻吧!

不过,有件事一直令叶云很疑惑,就是很少见到林军吃东西。每次吃饭,林军都只扒几口,就不吃了,也不见他到外面吃东西。叶云一直不得其解,没听过林军喊饿,也不见他瘦下来。反而,林军的脸色似乎愈发红润了。

这天,叶云在街上碰到那位曾到诊所里的贵妇。贵妇手提着一个小箱子,后面跟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。西装男一边追,一边解释着什么。哪知,贵妇不为所动,最后还打了西装男一个耳光。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西装男只得灰溜溜地走了。

等人群散去后,叶云这才走上前,对贵妇说:“你好,你来过我们诊所的。我是诊所的护士,刚才怎么啦?对了,你心悸心痛的情况好点了吗?”

贵妇皱着眉头说:“好是好了,可有件事挺奇怪的。自从病好了后,心里一直觉得空空的,好像什么情绪也没有了。喜怒哀乐的情绪,消失得一干二净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。就那刚才来说,那个男的其实是我青梅竹马的情人。后来,因为家里反对,我们没能结婚。可我们的感情始终断不了,哪怕在他结婚后,因为太爱他,我也宁愿做他见不得光的情人。可就在前几天,我从你们诊所出来后,心里顿觉格外空洞。就连曾经这么相爱过的人,都觉得似乎没什么感情了。所以,我决定离开他。要是以前,我会很痛苦的,可哪怕是刚才,他流着泪挽留我,我心里激不起一点波澜。”

对此,叶云也是爱莫能助。她隐隐觉得诊所有些诡异,可也无能为力。贵妇摇着头,慢慢走远了,只留叶云一个人陷入了沉思。

回到诊所,上次肠胃出血的老婆婆又来了。老婆婆坐在林军对面,一旁的老婆婆的儿子忧心忡忡地说:“医生,你能不能帮我妈检查一下,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自从上次来这里后,虽然我妈的肠胃病好了,没有再发作,但整个人却完全变了,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。以前,我妈比较贪食,所以才会得肠胃炎。可这些天来,我妈每顿饭都吃得很少,以前喜欢吃的那些食物,现在也完全不想吃了。虽然我妈的身体越来越好,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,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”

林军淡淡地说:“没什么不对劲的,这是好事呀!你放心吧,老人家以前的肠胃病,都是由于贪食引起的。既然现在不贪吃了,以后肠胃自然会慢慢恢复,不用担心。”

年轻人满脸担忧,反倒是一旁的老婆婆,却面无表情,似乎事不关己。林军又安慰了几句,年轻人这才扶着老婆婆离开。

看到这怪事,叶云想起刚才碰到的贵妇,于是将贵妇的事说了,最后说:“林医生,你看多巧,这两个人在咱们这里治好后,人都发生了大转变。”

林军一点也不感到意外,淡淡地说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!人乃三分形体,七分精神,所谓各类疾病,无不因七情六欲失调而引起。没有了七情六欲,少了贪嗔喜怒,自然百病皆愈,精神焕发。”

这天来诊所的病人较少,下午更是一个都没有。林军一直在办公室里,叶云则在外面收拾。下班时间到了,叶云推开办公室的门,正想和林军打声招呼,说自己先走了。推开门,却看到林军捧着一幅画卷,正看得入神。

叶云走过去,瞄了一眼,发现上面画的是一只怪兽,没有身体,只有一个头和一张嘴,均硕大无比。但不知为什么,看着画卷上的怪兽,叶云只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上来。

听到声音,林军抬起头,眼神迷离地说:“有首无身,贪甚曰饕,这就是上古神兽饕餮。你听过这种神兽吗?”

叶云皱着眉头说:“听过,就是以贪吃著称的恶兽吧?”

林军嘴角一扬,似乎现出一抹冷笑,接着说:“贪食之饕,不过是下等的饕餮。世间美味,莫过于人的七情六欲、喜怒贪嗔。以此为食者,方可称为上等饕餮。说到底,人之所以为人,在于人有七情六欲,可这也是百病之根。这么说来,饕餮非但不是恶兽,反倒是祥瑞之兽,以人的欲望为食,既满足了自己,又可祛除百病,何乐为不为?”

画卷上的饕餮,仿佛有了生命一般,令叶云有种害怕的感觉。她突然想起,有一次偶然发现林军的身上有饕餮的纹身。更有甚者,画卷上的饕餮,给她的那种阴冷的感觉,竟同每次看到林军时的感觉一样。隐隐约约的,叶云似乎猜到了什么,心中一个激灵。

叶云心里越想越慌,最后咬了咬牙,告诉林军,说家里有事,所以以后不能来诊所上班了。林军一点意外的表情也没有,淡淡点了点头。走出办公室前,叶云鼓足了勇气,回头说:“林医生,人如果没有了七情六欲,无喜,无怒,无悲,无乐,那只能是喘着气的行尸走肉,还能叫‘人’吗?”
没等林军回答,叶云转身离开了。眼角余光中,她似乎看到林军的影子越来越淡,慢慢融入了那张画卷中的饕餮,一人一兽似乎本就是一物,融为一体……

说完故事,兰花哥眼神有些迷蒙。我突然有些倒胃口,前一秒还觉得挺美味的零食,转眼变得难以下咽。

我问他:“你怎么编的这个故事?”

兰花哥嗤笑一声:“就算是编出来的,也不是我编的。这是档案中的其中一个案例。被采访的,就是那个叫叶云的妹子。有没有说谎,不得而知。不过事后,我们去找那家诊所,差点掘地三尺,也没找到她说的林军。”

原来,这又是惊奇实录中的其中一个档案。

兰花哥的脸色有些神秘,但转眼又恢复了正常,说他有急事,不陪我了。说完,告辞离去,只留下一个似有似无的谜团,让我苦思不得其解。

« 老烟斗鬼故事:一号绝密档案现世,原来这个世界不简单 老烟斗鬼故事:茶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