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18:诡丝

有道是因果循环,人还是应该活得善良点

我和兰花哥的第一次联合出任务,是因为一个神秘的电话。

打来那个电话的,是一个陌生男子。对方声称,有事要告诉我们。而这个号码,是他辗转从他人处得知。男子说,自己经历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,知道我们专门记录这方面的档案,除了找人倾诉,也想知道我们有没有办法?

和兰花哥到达指定地点之后,见到当事人的那一秒,我们心生怯意...

因为这人,很光。浑身,从头到脚,光溜溜的,极度诡异。

喝了一口咖啡,那名叫陈永的人,才慢慢道来(以下为当事人的口吻叙述):

一直到日上三竿,我才被刺眼的阳光唤醒。洗脸时,看着镜子里那堆乱草似的头发,他才意识到该去理发了。

我的住处很偏僻,要走好长一段路才有理发店。下了楼,刚走出门前的那条小巷,却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:“帅哥,理发吗?”

抬头一看,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弟。我这才发现,路边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间理发店。他前几天一直在外地,难道是这几天开的?

我抬腿往店里走,却不巧和一个刚出店门的人撞了个满怀,对方嚷嚷着说:“永哥,你也来这里剪头发呀?”

原来是林康。他也住在附近,两人经常一起喝酒。林康拍了下我的肩膀:“怎么样,是不是玩得很过瘾?”

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。寒暄了几句,林康便回去吃饭了。我进了理发店,这家店只有两个人,刚才招呼自己的小弟负责洗头,另外一位老师傅负责理发。老师傅的眼神,我觉得特别熟悉,但遍寻脑海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更奇怪的是,老师傅和小弟的手都光滑得有些不正常,一点汗毛也没有,而且两人的头也都是光溜溜的,比电灯泡还亮。乍看之下,显得甚是诡异。

理发的时候,我靠在椅子上,不知不觉便打起了瞌睡。突然,脚下传来阵阵凉意,我一下子清醒了,接着感觉脚上猛地一紧,好像被无数丝丝滑滑的东西缠住。我最怕的就是蛇之类滑不溜秋的东西,吓得惊叫连连:“蛇!有蛇!”

老师傅停下剪刀,掀起围在我身上的布巾一看:“哪来的蛇?是头发!”

我低头一看,自己的双脚被层层断发盖住了!可刚才明明感到有东西用力缠住了自己的双脚,怎么会是头发呢?再看看周围,一点头发都没有。刚进来的时候,地板上的头发散落得到处都是,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全跑到自己脚上来了?

老师傅将头发拨开,对我说:“可能是被风吹过来的!”

我点了点头,突然觉得特别累。没多久,头发剪好了。回到住处后,我觉得浑身酸痛,而且特别疲倦,于是便倒头大睡。

可连着几天,疲倦的程度日甚一日。我觉得奇怪,这几天也没干什么,怎么会觉得特别累?

才过了一个多星期,我发现头发又长了,显得凌乱不堪。怎么会长这么快?以前都要一个多月才去修一次头发。再次走进理发店,一开始理发,我又觉困意阵阵,不禁又打起了瞌睡,接着再次被脚上那种离奇的冰凉感觉惊醒,可最终发现和上次一样,不过是一堆头发。

我看了看四周,门窗紧闭,一点风也跑不进来,这些头发怎么会跑到自己脚上来了?

走出理发店,又碰到了林康。林康笑着说:“这头发,平时一个劲地掉,这几天却反常了,一个劲地疯长。对了,别忘了今晚的事。”

说完,林康朝我使了个眼色。我心中会意,点了点头,便回去了。

理发回来后,上次那种疲倦的感觉又回来了。我倒头就睡,一直到闹钟响了,才被吵醒。一看,时间已经是晚上了。我披了件大衣,朝林康的住处走去。

隔天一早,沉睡中的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,是楼下看门的老头。老头惊魂未定地说:“我刚才去买菜的时候,看见你的狗了。它全身的毛都被人剃光了,关在笼子里,被扔在一条偏僻的小路边。我看到的时候,它已经冻死了,应该是昨晚被人扔在那里的。刚巧昨晚下大雪,就被冻死了。你那条狗虽然才买了不到一个星期,但因为它只有半截尾巴,耳朵又缺了一角,所以我就认出来了。”

最近经常发生这样的事,附近人家的宠物不时莫名失踪,隔天发现被人剃光了全身的毛,活活冻死。附近有个这么变态的宠物杀手,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。

我一惊,接着叹了口气,说:“昨晚和朋友一起喝酒,一回来就倒头大睡,也没注意到狗在不在家里。”

没过几天,便将狗的事淡忘了。最近头发长得特别快,连着去了好几趟那几新开的理发店,每次都碰到林康。直到最近一次,林康一见到我,就讶异地说:“天啊,你最近是不是天天熬夜,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

我也觉得蹊跷,最近一直在家里休息,可疲劳感日甚一日。仔细一看,林康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林康说,他最近身体也很差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觉得身体一天比一天差。到医院检查,可医生说:“你的身体在急速地衰弱,但又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?现在只能先留院观察。”

在医院里住了大半个月,虽然没查出问题在哪里,但在医生的治疗下,我觉得身体慢慢恢复了,整个人也渐渐有了精神。

这天,我想回去拿点东西,走到巷子口,听到一阵轰鸣声。原来这一带要修路,工人们正忙着拆掉两边的老房子。围观的人很多,其中有楼下看门的老头。一见到我,老头立刻跑过来:“前天晚上,那位经常来找你的朋友,好像叫林康的,被人发现晕倒在巷子口。送医过程中,不治身亡。医生说,是因为身体过于衰弱而导致猝死。他因为经常来找你,每次都登记,所以我记得他的名字。本来想告诉你,但这几天一直找不到你。”

林康猝死?我愣了许久,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愣了好久,我问:“他怎么会晕倒在巷子口?是不是刚在巷子口的理发店剪完头发,然后就晕倒了?”

老头皱着眉头说:“这巷子口哪有理发店?这一带去年就确定要拆了,路边的房子早就空了。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问问别人。”

因为身体慢慢恢复,我便办了出院手续,帮忙办理林康的后事。这天,我走到巷子口,发现路边又围了一大群人。我随便找了个人问,那人说:“刚才修路的时候,从地下挖出了一大堆猫狗的尸体,有些还没有腐烂呢!那些猫狗大多是最近被杀害的宠物,肯定是那个宠物杀手干的好事!”

现场一片狼藉,我总觉得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。扭头一看,那是一只大狗的双眼。那只狗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,身体却丝毫没有腐化。更令人讶异的是,狗全身的毛都被剃得干干净净,虽然已经死了,但双目依旧圆睁。和它的眼睛一接触,我似乎可以感到它眼中的愤怒。

我只觉得一阵寒意沿着脊梁蔓延开来。那只死狗的眼神似曾相识,我脑中顿时浮现出理发店那个老师傅的眼神。两种眼神,竟有着惊人的相似!仔细一看,死狗的腰上有一块梅花状的红色胎记。我心中一震,想起有一次理发时,老师傅手一抬,露出了腰间一块红色的梅花状胎记,和死狗腰上的一模一样!

再看看死狗埋的位置,正好是理发店所在的地方!我似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,吓得腿都软了。回来后,觉得小腿有点痛,把裤脚拉上来一看,两只小腿都是淤黑!那淤黑一丝一丝的,活像被什么丝状的细物勒出来的。一丝丝的淤黑多了,于是看上去好像小腿都黑了,显得格外触目惊心。

我赶紧去医院检查,医生啧啧称奇:“淤黑处的肌肉和循环系统都坏死了,好像是被丝状之类的东西勒得太久了。我们医院以前也没碰过这么奇怪的病例。目前的治疗方法,只能是通过输液,提高你自身的免疫和代谢能力,让淤黑处慢慢恢复正常。”

丝状的东西?我脑中灵光一闪,每次理发时,自己总会昏睡过去,然后就觉得小腿被丝状的东西勒紧。每次惊醒后,总发现小腿被一大堆头发围住,难道那些头发就是罪魁祸首?

想到这阵子发生的怪事,我更加确信自己的推测。我从小父母双亡,被送到孤儿院后,受尽同龄人的欺辱,上学后也一直也被同学看不起。工作后,更是被领导当牛当马地使唤。从小到大受尽欺负,这使我的心理开始扭曲。偶然的一次机会,我无意中上了一个网站,那是个专门虐杀动物的网站。

一大堆在现实生活中备受压抑的人,因为心里扭曲,竟把一腔怨气都发写在动物身上,靠虐杀动物来发泄不满。我和林康便是在网站上认识的。两人经常将诱捕来的猫狗剃光了毛,关在笼子里,在下雪的寒夜里讲猫狗扔在户外,让它们活活冻死,再将冻死的猫狗埋在巷子口。有时诱捕不到,便自己去买一些猫狗,然后将其虐杀。

回到住处后,我辗转反侧,直到凌晨时分才昏昏入睡。迷迷糊糊中,理发店的老师傅又出现在了眼前。

老师傅盯着我说:“你们这群人丧尽天良,林康的下场,不过是杀一儆百。我和那个小弟,都是被你们虐杀的动物。你们每次进理发店,都会觉得昏昏欲睡,然后被毛发缠住小腿。那些毛发,都是你们从那些被虐杀的动物身上剃下来的。被毛发缠住的地方,精血都会被吸干,所以才会有淤黑。而且每次被毛发吸出一些精力后,人的头发反而会长得出奇的快,没几天就需要再到理发店,一直如此恶性循环。林康就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,才会猝死。你很幸运,因为在医院呆了几天,而逃过一劫,不过你还是会受到应有的教训。”

我醒来后,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彻夜未眠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觉得身体异常虚弱,身上的毛发一直在掉,甚至眉毛以及头发都不例外。我去医院检查,可连医生都束手无策。

我这才明白,这就是老师傅所说的教训。我剃光了那些动物的毛发,自己也难逃报应。因果循环,始终是不变的道理。

故事说完,陈永的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冷汗,脸色也有些苍白。他起身,说得回去吃药,然后休息。临走前,他笑着对我们说:“不管怎样,我毕竟还活着,这已经是幸运了,不是吗?”

人走远了。对面的兰花哥突然问我:“你还想用开水烫死我那只猫吗?”

我一口咖啡马上喷了出来,赶紧说:“别,还是让你烫死我吧!”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生蛇蛊 老烟斗鬼故事:鬼脉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