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暖花开的四月,一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,中原一个城市楼房的窗前,一缕烟慢慢的穿过纱窗向外透出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,神情有点忧郁的望着窗外的明月,月光轻轻的映照着他: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,立体感很强的五官,看起来身材修长,他是一个惹人注目的男子。这个男人叫强,一个已婚无孩的男人。他静静的注视远方,又回过头来看着床上睡着妻子,一个有点市侩,怎么也拎不起他爱怜的女人。远方的她好吗?他此惦记的是远在南方,那个名叫玲的女人。

同样的夜晚,南方一个山清水秀的城市,那个名叫玲的女子,披着一件单衣,同样呆呆的望着窗外,心里在想着那位名叫强的男人。分开整整三年了,多少个夜晚,她总是如此默念心中的那个他,静静的时候,心中会被母亲那偶尔刺痛的声音打断“你都快成老姑娘了,还不赶找个人嫁了”。有时候回过头来,看着一脸简单快乐,容颜不老的母亲,想责怪的话又咽了下去,如果不是因为母亲,自己怎会跟强分开,各自天涯,苦苦思念。

月色是温柔的,如镜中的自己,二十七岁的年纪,说老不老,说年轻却已成熟。没有男孩追吗?镜中的女子五官小巧,很婉约的一个女人,个子虽不算高,但匀称的比例依然能给人很好的感觉。条件好的男孩有的是,但她心里无法忘记那个名叫强的男人,也忘不了那一个名叫郑州的城市。那一个城市,她呆了整整七年,那里留下了青春的梦,也留下了人生一段遗憾的心痛。

时光倒转,来到了好多年前的一个秋季,郑州,一个中国有名的城市,一个学院里,好奇的新生充满了学院的每一个角落,那年玲十七岁,结束了艰苦的高中生活,从南方的一个城市来这上学。一头批披肩秀发,清秀的身材,柔和的语音,把南方特有的韵味带到了那里。她是一个典型南方女孩,与中原壮实的姑娘相比,她如水般的柔韵。她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,在办好入学手续后,四处闲逛会,感觉学校环境幽雅清静,没让、令她失望。开课了,她很快投入到大学的生活中去。

她是一个喜静的女孩,课余总喜欢在图书馆里呆着。一个晚上,她又来到了图书馆,在书架上找一本书,在翻动书的过程中,不小心,书掉到了地上,她正欲弯腰捡起的时候,一个人已快速拾起递到了她的面前。她抬起头,看到了一张很有型男孩的脸,她赶忙低下头,轻轻的说了一声“谢谢”,男孩则大方的笑着说不用。那一次是他们的初识。打那以后,玲去图书馆的时候多了一份心事,每次去总希望能看到那一张让她记忆脸。偶尔会有碰面的时候,微微会意的一笑,就算是打了招呼,就是一个微笑,会让玲高兴上一个晚上,虽然她不说出。

“你看,他打得多好啊。”同伴的声音打断了沉思的她,顺着女伴的目光望去,篮球场上,一群男生正在打篮球,她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男生正在灌篮,姿势很美。男生回头的一瞬,她的心“嘣”跳了一下,那是帮她拾起书的男生,在同伴不停叨念口中,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强,同系不同班的男生。他是一个近一米八,身材修长,成绩和球技都很好的男生,他一直是女生中心中的白马王子。一路上,女伴还在絮絮叨叨,玲则一言不发,但是多了一道心事。以后,每逢路过球场,都喜欢在旁边呆上一会,看强打篮球,好多次,强抱着篮球,特意给她一个微笑。

一个星期六的晚上,玲手机里出现了一个条信息:图书馆见。玲揣着那条信息一直在忐忑,那是一条谁发的信息。“强的”,不可能?他们都没有正式的说过一句话,他不知道她的手机号,那会是谁的呢?玲一直在猜着。

玲和平时一样来到图书馆拿书就坐平常的位置上,低头看书的那会,她感觉有人在靠近她,她抬头的时候,她看到强坐在了她的对面。强张着是一张笑脸,她手机响起了声音,她打开信息看到:“出去走走”。他们沿着学校的湖边走,那晚,月色明亮,风很轻,强开口了,强说注意玲很久了,他喜欢她那南方女孩特有的娴静与温柔,玲微微一笑,她没出声,她想强一样知道她的心思。

打那以后,玲变了,变得爱笑,因为有强的相伴。强是郑州本地人,星期日的时候,强会带着玲到有名景地游玩,那里留下他们很多珍贵的镜头。校园的小径、湖边同样留下了很多深深的回忆。三年的校园生活如花般美丽,却即将结束,回到南方还是留在中原,现实摆在了玲的面前。

毕业后的玲回到了南方,告诉了父母强的事,母亲嚷着不同意,但是奶奶很心疼孙女,玲揣着奶奶给的四万元钱返回郑州。那时候强的家在郑州的市郊,家境不算很好,玲拿着四万元,和强开始了创业。他们先是做服装生意,进货、出货,生意做得很艰难,一步一步地走过。强的家人很喜欢这吃苦温柔的准媳妇,当他们回家的时候,老人已准备好温暖的饭菜等待,日子过得不算富裕,但是很温馨。玲常依着强的肩膀,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,强搂着温柔的女友,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。

两年后,家人来信了,说母亲有病住院,玲急忙赶回。医院里玲见到了母亲,母亲依旧是一个容颜不老的女人,简单的脸上在些忧郁。母亲开口了,她希望玲回到南方,和家人呆在一起,言下之意,要玲断绝和强的关系。玲犹豫不决,一头是亲情,另一头是爱情,如何选择,玲的脸上布满了愁云。母亲病好后,在母亲的失望中,玲返回了郑州。这次的重返,玲一改过去的欢态,变得忧郁,有时候常常失神的望着远方。微小的变化强都注意到了,强不说,只是对女友更体贴。夜色中,当收拾好生意,骑车穿过城市往家赶的时候,坐在车后的玲搂着强,头紧紧惦着他的背后,任由泪水渗出,玲常想,这样的夜晚还会有多少个。每当这时,强知道女友的内心在挣扎,他不说,任由风吹着他们的脸和心。

终于,有一次他们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。那是他们第一次的吵架,也许因为长期心情忧郁,引心起了心情上的不快而导致一件微小的事情而吵。强也许因为长期的害怕失去女友,终于在吵架释放了集聚已久的压抑。事情很小却伤得很深。玲觉得很委屈,自己远离家人,为了爱情来到这里,却得到这样的结果。玲向母亲哭诉,母亲劝她离开郑州回南方,心头一热的玲拎包回到了南方,尽管强与家人苦苦相劝,依旧留不住玲。

半年的时候,他们没有通信。玲虽然温柔,但性格却倔强,做出的决定难以收回。虽然很多的夜晚,对着天空想着远方的强,她依旧没有给他去信息。期间,强的家人曾来电,问玲是否回郑州,老人表示希望她能成为他们的儿媳,玲给了老人失望的回答。一年多以后,强的姑姑来电告诉玲,强结婚了,取了一个本地的女子,强家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的变化。由于征地补偿,强家拿到了不少的补偿款,日子也一改从前。

生活变好,玲内心为他们高兴,得知强结婚的消息,任由泪水往下流,决定这生不再和他联系。

然而,强的消息总是从他家人那传出,强的婚姻不幸福。强也许太留恋玲,跟妻子总生活在不和中。是否能回到从前,强的家人总会给玲带来试探的询问,玲这时总不回答。

在婚姻中挣扎疲惫的强终于放下自尊给玲来信了,说很想她,很怀念曾经的日子。收到强的信息,玲流泪了,曾经的一幕幕涌上了心头:想起了校园的时光,强逗她开心的镜头,想起也他们曾一起数星星的月夜。恋火重新点燃,网络是他们传递的通道。

强和妻子摊牌,他爱的是曾经的女友,妻子的反应是,离婚可以,要拿征地补偿款的一半。几百万的补偿款,妻子要拿走一半,强的家人不愿,事情就这样的耗着,离与不离,生活在冷冷的状态中。妻子常常发气,强总是冷面应对,在他内心,玲才是他的妻子。

和强的重新联系,玲的日子过得快乐,虽然母亲在不断的催着交友,但玲依旧是漫不经心,一旦逼急了,玲回上一句“今生我谁也不嫁”,母亲拿着她没办法。强的妻子给玲来电,叫玲不要和强联系了。玲轻轻一回:不是她联系他,而是他联系她。

月又爬上了树梢,两个人各自天涯,故事仍在继续,因为他们放不开彼此的温柔。

« 民间传说:休妻 民间传说:醉女刺绣 »